Skip to content

当代春秋与台湾社会

所谓周处除三害,细究其实与魏晋孝廉制度下其他案例相同,无非是一场作秀。然而所谓三害却令我想起韩非子所谓五蠹:

其学者则称先王之道,以籍仁义,盛容服而饰辩说,以疑当世之法而贰人主之心。其言古者,为设诈称,借于外力,以成其私而遗社稷之利。其带剑者,聚徒属,立节操,以显其名而犯五官之禁。其患御者,积于私门,尽货赂而用重人之谒,退汗马之劳。其商工之民,修治苦窳之器,聚弗靡之财,蓄积待时而侔农夫之利。

在我看来《周处除三害》这部电影是非常具有儒家天命论特色与社会伦理观念的。看电影的时候我一直就在想,”九世之仇,犹可报乎?“陈桂林杀人是很有仪式感的。并非是宗教仪式感,而是就像影片最后他自己的死一样,中国人讲究的是名正言顺,子曰:”不教而杀谓之虐“。名实已明,而天下之理得矣。

陈桂林的杀人之路也是成为君子的道路。所谓内圣外王,陈本人其实一开始就光明正大,黑社会很难有如此的气质。子曰:君子有三变:望之俨然,即之也温,听其言也厉。而对外确实杀了不少罪不至死的人。这当然是因为他自认为时日无多,然而,志士仁人,无求生以害仁,有杀身以成仁。

当我看到陈桂林在船上打电话时,我所预想的结局是下船后宣告一番自己的所思所想,然后被警察击毙。然而这个结尾设计的是比我想的要好的,宣告了公权力的至高无上。事实上按照台湾的实情台当局与黑社会是联系紧密的,也许陈灰本人能够大公无私,然而在与黑社会有联系的立委压力下,他是否能秉公执法呢?当然,反正陈桂林是要死的。他必须死,不仅是因为在开头,在关帝圣君,或者按照儒教的称呼,武安王,面前的占卜的隐喻;更是因为实质上占据了公权力,惩恶扬善的权力。

从一开始的陈桂林奶奶抢救我就发现这部影片涉及到的台湾社会问题之广。一些可能的政治隐喻:贵卿像是蔡英文,邪教的医生仿佛赖清德。香港仔说粤语毫无疑问是代表香港;林禄和国语说得如此标准,联想起礼堂里巨幅画像,不禁令人怀疑是大陆;台湾则是程小美,亚细亚的孤儿。整部电影的悲观情绪仿佛要溢出来,对于我们大陆观众而言也许没有切身感受,如果是台湾观众,则实在是令人觉得积重难返。

苏ICP备20230377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