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红拂夜写论文

从晶体的对称性出发,能够给我们什么新的信息?显然,对称性化简哈密顿量是基于人们对时空的先验的观念,这也表明了科学是观念性的,科学世界是唯名论的,是理念世界。

库恩所揭示的<<科学革命的结构>>其实并没有多少新颖的观点,所谓范式革命的观点,两千年前的阿奎那就已经谈过了。所谓范式,直白地讲,就是世界观,是“换一个角度看世界”。

观察游戏的物理引擎我们也可以发现有趣的现象,它们都有力学、光学功能,有部分热学功能,而几乎没有电磁学功能。电磁学是纯粹的现代学科。而力学、光学、热学,现代的物理学家,比起维多利亚时代的、以及古希腊的,所知道的并无很大差别。这是因为这些方面的现象,无论哪个时代的人们都可以观察到,而人的思维从古至今并没有大的变化。

九年义务教育中哲学的谬误并不只在于高中政治选修,而更大范围地存在于物理化学生物课程。最大的流毒是黑格尔式的独断论,科学的进步总是被描述为翻天覆地的根本变化。果真如此,为何中医居然还有正确的时候?卡尔波普尔反直觉的论断是科学是不保证正确的,是可证伪的。自然世界是个黑箱,我们如今的一切科研成果都是不可保证的。现代科学不能保证在路径选择上比玄学啦神秘学啦巫术啦更正确。

从基督教神学的柏拉图主义发韧,就是所谓神秘学,包括占星术、炼金术和草药学,后来也就演化为天文学、化学和现代医学。<<西方神秘学简史>>中将神秘学描述为科学的起源。实际上启蒙科学的不是灵知派或者卡巴拉,而是实证主义,这其实倒是和灵知主义相悖的。阿奎那反对新柏拉图主义的理论基础正是亚里士多德的;至于康德,所谓“人的理性为自然立法”,倒不如说是人类理性认识自然法律。

科学肇始就是经典力学这一不可思议的成功。然而这一成果也是有迹可循的。首先是哥白尼,从直觉上提出日心说的可能。然后是伽利略,牛顿第一定律的发现者。实验方面,第谷、开普勒师徒两代对行星运动的研究;最后,牛爵爷将伽利略和开普勒联系起来,这就是牛顿三大定律。他们可都不是什么伤心者,何夕的幻想属于是不了解科学的脉络,科幻小说向来是工程学幻想小说。君子耻不能,不耻不见用。

中国古代当然也存在炼丹术,而星象学甚至成为国家神教的一部分。然而,令人惊奇的是,士大夫文化同时坚持两种迥然不同的世界观。一方面,几乎从先秦以来中国人就知道混天说,知道地球;另一方面,又坚持天圆地方的学说,因为这符合国家神教,是天人合一的。这种双重思想是李约瑟不能理解的,多少具有一点黑色幽默精神。

P.S. 趣闻一则:我校某据称是万人名师的开的某据称是优质课程的物理学导论,其全国独一家的教科书上赫然写着托里拆利的生平:担任数学大公。搜索后发现这一表述来自于中文维基百科。英文维基上,这表述为grand-ducal mathematician;意大利文维基上,赫然写着matematico del Granducato di Toscana。很难理解中文维基到底是从哪个语言翻译来的。至于这本<<物理学导论>>,想必会成为中文维基错误忠实的记录。​

苏ICP备20230377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