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人生境遇还是反科学?

五一在嘉定看了献给阿尔吉侬的花束的音乐剧,在享受歌声的同时不禁也对于编剧改编的剧情十分想要吐槽。

原著中强调的是命运的不可拗抗,而音乐剧活生生变作邪恶科学家的活人实验。然而从学术伦理审查上毫无任何问题可言。施特劳斯博士的论断是没错的,这种治疗手段对于人类整体心智的进步是十分积极的;在伦理上,征得监护人同意,所进行的又是对于实验对象有益的治疗,即使是不成熟的技术也是可以接受的。老鼠本来就和人有巨大的生理差异,何况只要在细节上没有主观恶意就是可行的。

医学的进步本就是挑战多数人伦理观念的过程,但也是造福全人类的进步过程。说白了,之所以要维护弱智儿的人权,是因为寒蝉效应;而在当代社会,也是可以通过经济补偿弥补的。

此剧犯的最大的逻辑错误是既然学界都已经承认治疗的成功,那么必然会承认高登的高智力与高理性;换句话说,接纳高登作为科学共同体的一员。而作为亲身参与实验的人,高登在这件事上的话语权是最大的,绝非随便来几个和项目不相关的人就能干涉的,即使是专业领域的大佬;其实在学界代表人物的选择上就看得出有常识错误,neta的几个人佛洛依德、乔布斯、爱因斯坦,乔布斯作为工程师在学界收获的只有鄙视,而爱因斯坦在心理学领域也不会有任何人重视他的观点。学术共同体是极其细分和高门槛的。

归根到底,在整部剧中缺位的是政府,是公共治理。从一开始,社工人员就应该阻止高登父母的遗弃发生;事实不能抚养,也绝不能随便交给一个面包房,而是交给社会福利机构,养生丧死可也。在社会上政府也应该纠偏歧视弱智儿的风气,在学术界官方学术职能部门更需要把好学术伦理审查的关。要说这部剧真的反映了什么深刻的问题,那就是无政府的问题。以及十分令我吐槽的,高登家难道不买保险的吗?遭遇火灾全家遭殃,活该。

然而要说有什么令我感动的部分,那就是爱丽丝老师与高登的恋爱。从一个由弱智改造来的学习机器到一个活生生的人,毫无疑问,是爱丽丝教会了高登作为人的社会性,也就是教会了高登去爱去恨;书中不可能有什么真理,人与人之间的互爱与自爱才是人生的真理。君子不器。约翰福音里说,神爱世人,所以将独生子赐给世人,使他们不致灭亡,反得永生。不如说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弥赛亚,而爱是得获救赎的钥匙。

苏ICP备2023037773